清太祖命移兵攻城南

 战争历史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29 08:07

爱新觉罗·努尔哈赤乘辽东明军易帅和要紧撤军之机,亲统八旗军约四万人于1626年初月十六出马普托,十四日西渡柳江,直逼宁远。 那时候孤城宁远守军不满七万,前有强兵,后无援兵,时势危殆。袁崇焕临危不乱,召集诸将议战守,决定选拔空室清野之策,协会全城军队和人民协同守城。他在众将士面前刺血为书,誓与宁远共存亡,兵民为之激昂。袁崇焕旋以总兵满桂、副将左辅、参将祖大寿、副将朱梅分守城东、西、南、北四面,自与满桂提督全城。在城上配置西洋大炮十四门。东、北两面及西、南两面,分由彭簪古、罗立指挥。动员城厢商民入城,尽焚城外房舍、积刍,让金朝军露处寒冷野外。

图片 1

袁崇焕还针对性清太祖善用线人,亲督同知程维楧稽查奸细,派人巡守街巷路口,又发动街民合作士兵逐户搜捕。上巳度使金启倧编派民夫,供给守城将士饮食。又派官吏引导城内商民筹备举行物料,运矢石、火药等。军民还在城堡外围泼水为冰,以阻金朝军登城。一切守御计划于1三月二十五日妥贴,稳固了军心民心。 三之日六十五日,古代军进抵宁远,离城五里横截山海南大学道,安营布阵,切断宁远与关内的联络,在城北扎设大营。清太祖遣被掳汉人入城劝降,被严辞拒却。 袁崇焕命罗立等向城北吴国军大营燃放西洋大炮,西夏军伤亡甚重,被迫将大营西移。孟陬三十十日晨,爱新觉罗·努尔哈赤发动攻城,命北齐军推楯车、运钩梯,步骑蜂拥攻城东北角,万矢齐射城上,城堞箭镞如雨注,悬牌似猬刺。袁崇焕命发西洋大炮,又杀伤后周军甚众。左辅率军队和人民依托坚城,死战不退;祖大寿率军应援,铳炮齐发,药罐、雷石齐下,宋朝军死伤累累。清太祖命移兵攻城南,以楯车作掩护,在城门角两台间守御软弱处凿开两丈见方的大洞到处,宁远城权利险。

图片 2

袁崇焕在迫切关头,亲自担土搬石,堵塞缺口,血染战袍,依然处于之泰然,督率军民缚柴浇油并掺火药,用铁索垂至城下点火;又选健丁七十名缒城,用棉花火药等物将抵近城下的汉代战车尽行烧毁。战至中午,北魏军攻城不破,于是收兵。 首春15日,清太祖继续指挥攻城,从当中午至深夜,双方激战一天。明军于城上撂下炮火,杀伤大批量古时候骑兵。东汉军畏惧炮火,不敢近城,其将领持刀驱兵,仅至城下而返,抢走尸体,运至城南门外砖窑焚化。爱新觉罗·努尔哈赤万般无奈,下令退至离城五里之九龙宫扎营。华岁八日,隋唐军继续包围,精于骑射的八旗军官和士兵,却被阻于深沟高垒在此之前,矢石炮火之下,难以表达骑战特长,伤亡甚重,被迫退却。

图片 3

清太祖攻宁远不下,突袭觉华岛。 时值隆冬,海面冰封,无险可守,明将姚抚民等指导军官和士兵凿开风华正茂道长达15里的冰濠,华岁二日武讷格以骑兵进攻觉华岛,明军由于“凿冰寒苦,既无盔甲、兵械,又系水手,不可能耐战,且以战败”,最后全体成员战死,金兵点火城中囤积粮料。这时守将金冠刚死,其子金士麒与事丁800人至觉华岛迎榇,亦与南梁军应战,全体比杀。岛上军民1.4万余口都被宋朝军杀戮,粮草8万余石和船2002余艘都被点火,那座西魏关外的后勤集散地也被晋朝军摧毁。 当时毛文龙出兵袭击北魏后方永宁,爱新觉罗·努尔哈赤率兵回军,八月一日回到到斯特拉斯堡。此役兵败之后,清太祖悒郁疽发, 于1626年1月十九病卒。